<em id="znxjv"><address id="znxjv"></address></em>
<noframes id="znxjv">

          <address id="znxjv"></address>

          <noframes id="znxjv"><span id="znxjv"><th id="znxjv"></th></span>

          <noframes id="znxjv"><form id="znxjv"><nobr id="znxjv"></nobr></form>

          從千年古都到創新之城,解碼蘇州背后的科創推力

          2021-12-20 11:35:05    來源:壹點網    

          作為新經濟的典型代表,獨角獸企業已成為各行各業創新發展的代名詞和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營商環境、創新能力與創新生態的重要風向標,也是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突破口。一個城市有多少獨角獸企業,就是這個城市創新活力、發展模式、未來前景最好的詮釋。

          在這方面,蘇州顯然已經走在了前面。在近日江蘇省促進中心發布的2021年江蘇獨角獸企業暨江蘇省高新區瞪羚企業評估結果(下稱“2021年評估結果”)中,蘇州共有5家獨角獸企業,在全省排名第二;共有112家潛在獨角獸企業,數量是第二名的兩倍有余;共有292家瞪羚企業,在全省位列首位,占比達47.6%。

          這些在創業后以創新為支撐,進入高成長期的中小型企業,將成為一個地區經濟增長的源源動力。

          蘇州的創新基因并非天然存在。業內的共識在于,數年前蘇州是一個創新資源相對貧瘠的地區,除了有著比較扎實的制造業基礎外,在科研機構、扶持政策、創新文化等方面并沒有什么優勢。那么是什么讓蘇州在近幾年由傳統的制造業大市蝶變成為了創新之都?企業、政府、科研機構、金融機構等又是如何聚力推進了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

          近日,第一財經與微眾銀行共同呈現的《科創源動力》欄目組走進蘇州、深入蘇州工業園區,與第一財經總編輯楊宇東、中國科學院蘇州納米技術與納米仿生研究所常務副所長王強斌、上海社會科學院應用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李偉、蘇州工業區元禾原點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總經理費建江和微眾銀行企業金融副總經理袁偉佳一道探索“蘇州制造”的升級之路,深入分析蘇州科創企業飛速發展背后的“源動力”。

          筑巢引鳳,吸引高新企業集聚

          “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每當提起蘇州,小橋流水人家是人們最深刻的印象。但近幾年,蘇州又多了一張新名片——創新之城。

          在內外雙循環、新舊動能轉換的雙重發展格局背景下,以獨角獸、潛在獨角獸、瞪羚為代表的高科技高成長企業已經成為蘇州高質量發展的主力軍。這背后,離不開蘇州前瞻打造的開放發展、產業生態、創新生態、營商環境等優勢條件。

          憑借從政策、人才、信息,到資本這套完整的服務體系,蘇州吸引了諸多高新技術企業。這在成立已有27年的蘇州工業園區中有著最直觀的體現。

          在2021年評估結果中,蘇州工業園區共有57家企業入選潛在獨角獸企業榜單,占全省25%,全市51%;125家企業入選瞪羚企業榜單,占全省20%,全市43%。入選潛在獨角獸企業和入選瞪羚企業兩項指標均列全省高新區第一。

          營商環境的持續優化,是吸引企業愿意留下來的有力法寶。位于園區內的蘇州廣林達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廣林達”)的創始人梁獻光對此有著深厚感觸。

          梁獻光感嘆道,“蘇州在產業配套、供應鏈方面做得比較完善,可以說在全國屬于領先水平,而且營商環境不斷優化,做到了‘有所為,有所不為’,為企業發展提供了沃土。”

          和梁獻光有著相似感受的企業家還有許多,對于他們而言,蘇州的人文底蘊、創新氛圍、營商環境都是吸引他們來到這里的原因。盛世泰科生物醫藥技術(蘇州)有限公司CEO余強也稱,蘇州除了非常宜居外,對人才的關心和精準服務也很周到,能夠考慮到生物醫藥創新企業在成長過程中的各種痛點,提供了多樣的政策優惠。

          城市的營商環境支持企業發展,企業的發展進一步支撐當地經濟增長,蘇州已然走出了一條企業和城市共生共長的成長之路,依勢而建的創新創業高地也將更為堅固。

          楊宇東分析稱,可以看到,蘇州的企業也好,創業者也好,他們的成長和這個城市的蛻變、升級、創新的脈絡非常契合,也因此,近幾年大家已形成一個共識,蘇州科技創新的推動能力特別強。

          李偉表示,蘇州在創新方面,一個十分重要的特點就是厚積薄發。“在很多領域,特別是一些高科技領域,蘇州走在全國前列,處于一個引領者的地位,但這些領域都有著蘇州長期的、積累性的、跟蹤的投入與耕耘,是長期努力的結果。”

          創新,將是蘇州未來發展的主基調。蘇州于今年發布的“十四五”科技發展規劃明確提到,蘇州將錨定“爭創國家區域科技創新中心”,著力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綜合性產業創新中心、重要領域創新策源地和世界一流創新型城市,努力打造“創業者樂園,創新者天堂”??梢云诖氖?,在這片沃土上,將出現更多獨角獸企業。

          以產業聚人才,以人才興產業

          如果說良好的營商環境是基礎,那么構建一流的產業生態則是創新發展的“強磁場”。

          創新循產業而起,產業因創新而變。蘇州代代相傳的“制造基因”,正催動著創新發展的引擎,繪就產業升級的藍圖,集聚越來越多的人才。

          生物醫藥、納米技術應用、人工智能等產業是蘇州近年來發力的重心。楊宇東分析稱,蘇州在產業選擇上并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而是強調聚焦,挑選少數幾個具備爆發力、高成長空間和上下游強帶動性的朝陽產業,并形成產業生態。

          不僅如此,蘇州還陸續引入了多家科研機構,實現對產業、技術、人才的多管齊下,這也是蘇州高質量發展的密碼之一。據悉,目前蘇州98%的領軍人才企業集中在重點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

          比如,在納米技術應用產業發展初期,蘇州就于2006年引入中國科學院蘇州納米技術與納米仿生研究所(下稱“納米所”),納米所由中國科學院與江蘇省人民政府、蘇州市人民政府和蘇州工業園區共同創建。

          引入納米所,一方面可提升技術研究能力,另一方面也可吸引更多人才資源,形成人才高地。“早期像納米產業和生物醫藥產業的發育都是圍繞納米所周圍開展,所以納米所人才集聚的優勢,實際上對于引領這兩個產業的發展起到非常大的作用。”王強斌說道。

          納米所的到來也使得科技成果轉化的難題有了突破口。產業在發展過程中,一大痛點就在于技術的轉化。而納米所落地在工業園區中,可以幫助科研人員更貼近市場,了解市場和企業的需求,進而反推科研能力的提升,形成良性循環。

          “傳統意義上講,科研跟產業是兩張皮,并沒有很好融合。”王強斌稱,但納米所落地在蘇州這樣一個經濟高度發達的地區,在人才的幫助下,可以更好進行技術成果的轉化,促進科研創新,服務產業經濟。

          納米所僅僅是蘇州布局建設科研機構的一個縮影,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蘇州研究院、冷泉港實驗室亞洲中心、中國科學院蘇州生物醫學工程技術研究所……近來一系列頂尖機構的到來無疑將為蘇州產業發展提供更加強勁的動能。

          這種動能已經有所顯現。2020年,蘇州全市高新技術企業申報數、認定數、凈增數和有效數創歷史新高,年末有效高新技術企業達9772家,逼近1萬家,繼續名列四大一線城市之后,位居全國第五,在總量上日益逼近廣州。

          政策支持與市場化運作并行

          產業發展,并非一朝一夕就可完成,除了人才、技術的支撐外,同樣離不開政策與市場的雙向引導。

          “蘇州的高科技產業之所以發展如此之快,一個特別重要的因素就是政府支持。江蘇歷來是強政府機制,這帶來的好處就是,執政者具有前瞻性的眼光和開拓性的思維。”費建江分析道。

          比如,2005年左右布局生物醫藥產業時,蘇州可以說是一窮二白,發展生物醫藥產業有幾個很重要的基礎,第一要有人才,要有醫藥方面一流的大專院校;第二要有足夠多的醫院,因為需要做足夠多的臨床試驗;第三要有大的藥廠。這三項基礎蘇州都沒有。

          “但蘇州最后通過地方政府前瞻性的戰略眼光,市場化的投融資體制和堅持長期主義的發展路徑,持續投入,十年磨一劍,終成正果。”楊宇東稱。

          在此過程中,蘇州還值得肯定的一點在于,并沒有“人云亦云”,選擇當時的熱門行業,而是緊盯實體經濟,堅守實體經濟的發展方向和路徑。李偉認為,蘇州如今的成就與其長期在實體經濟領域的堅守有著密切關系,特別是當下一些高新技術產業,如納米應用、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都是誕生于傳統的制造業基礎之上。

          在政策支持的同時,蘇州也給市場化運作留足了空間。費建江舉例稱,像蘇州工業園區產業鏈的發展就是由投資公司來進行的,而非政府,這就使得園區的運作機制更偏向市場化,從投資和產業發展的角度出發,切中市場要點。

          此外,蘇州還設立了產業投資基金、政府投資基金等,主要投向涵蓋生物醫藥、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制造、現代服務業等政策重點支持的產業領域,有效助推了產業轉型升級和創新發展。

          投貸聯動促進產業資本融合

          產業要發展,人才、政府、平臺、資本、企業缺一不可。對于科創企業而言,融資難融資貴一直是最為迫切的問題。

          通常來說,科創企業有兩種融資渠道,一種是股權融資,一種是債權融資。但由于科創企業具有“輕資產、重技術”的特征,缺少合格擔保物,一直以來較難在銀行獲得充分融資。

          對此,蘇州出臺相關文件,要求金融機構進一步創新科技信貸服務模式。比如,鼓勵銀行類金融機構和擔保、保險、創投、融資租賃等類金融機構開展合作,推出更加契合科技創新創業特征的科技信貸創新產品,開發投貸聯動等交叉性科技金融創新產品,推動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提高科技型企業融資可得性等。

          實際上,和傳統商業銀行相比,在服務新模式新業態上,互聯網銀行有著更為明顯的優勢。李偉稱,其是對于一些初創企業,它們往往難以滿足傳統銀行的貸款條件,而互聯網銀行可依據大數據分析,對企業信用有更精準的判斷,進而解決信貸中信息不對稱的問題。

          費建江也表示,互聯網銀行作為一種新型金融機構相對靈活性更高,可以設計出更具針對性的產品來幫助科創企業,比如進一步推動貸投聯動等,為企業提供多維度的金融服務。

          作為國內首家互聯網銀行,微眾銀行在這方面已初步積累了經驗。該行依托自身優勢,持續布局重點產業數字金融服務,針對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制造、生物醫藥等多個國家重點領域展開探索,通過支持鏈屬企業來提升產業鏈的穩定性與競爭力,早日練就了“殺手锏”。

          袁偉佳介紹稱,微眾銀行主要是以行業賽道加上企業自己本身的核心競爭力為出發點去挖掘優秀科創企業。比如在服務廣林達的過程中,最早是給予了該公司300萬元的信用貸款額度,之后又利用微眾銀行科創生態圈的資源,結合微眾銀行數字金融服務的能力,幫廣林達打開了通向資本市場的一扇窗。“一直以來,我們都致力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務,陪伴企的成長。”她說道。

          這在其產品設計上也有著直觀體現。微眾銀行的一大特色產品——微業貸科創貸款就緊緊圍繞科創型企業“初創期、成長期、成熟期”等不同生命周期階段,針對其不同階段的發展需求側重,通過與各地政府及機構平臺的合作,促進金融資源和科創要素的深度融合,并構建全生命周期融資服務體系。

          還值得一提的是,基于對科創型中小微企業的線上化智能化服務的成功實踐經驗積累,微眾銀行還于2021年第三季度開始正式探索數字化“貸+投”創新服務模式,以數字化驅動打造微眾銀行科創企業評估體系,深入連接投貸雙方,讓企業融資變得更便捷。

          袁偉佳介紹稱,該模式主要是通過聯合眾多知名投資機構,打通科創型企業股權融資和債權融資等多個資金通道,幫助企業借助融資完成蛻變,亦協助投資機構更加高效地挖掘更具價值的科創項目,從而營造更良好的發展生態。

          資金支持了企業成長,企業帶動了產業發展,而產業支撐了經濟增長,這就是金融價值與力量的最好體現。在政府、資本、人才、產業的多方合力下,一座城市的創新源動力也將奔涌不息。

          [責任編輯:L075]

          Copyright © 1999-2020   www.0773zs.com ll Rights Reserved 路透中文網 版權所有  ICP備110117號-1 聯系郵箱:85 53 591@qq.com

          免费Av网站A片
            <em id="znxjv"><address id="znxjv"></address></em>
          <noframes id="znxjv">

                  <address id="znxjv"></address>

                  <noframes id="znxjv"><span id="znxjv"><th id="znxjv"></th></span>

                  <noframes id="znxjv"><form id="znxjv"><nobr id="znxjv"></nobr></form>